御瑾宦

这个人太酷了吧。

【庚昀】车

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好看顾昀,加我QQ。

“只盼多年来心头朱砂痣犹红,定鹤远居春山中。千骑过,金戈走马后,玉郎不负少时风流。朝圣奔光,只求一朝同君枕旧时。十余载逸事,十六声声劫。”

灯火阑珊,多添几分暗入澄光的氤氲辗转。光焰隔纱,仍柔披四壁,暗合居室内渐生迷离的暖香。窗棂锁紧,门户紧闭,榻上香帘半卷垂落,衬着横木上锦缎愈发光顺。

“义父……”

长庚酒意融于舌苔,却醉入眉宇寥寥峰聚。借夜间畅饮作由头,便好痴缠撒赖,饶是顾昀他千万铁石心肝,也终不会狠心将他拒之门外。长庚指腹抵着顾昀腕侧骨,每一分寸地摩挲按捺,蕴入暗示的潋滟瞳光,狼子野心昭彰分明。一声由得一声,当朝雁亲王伏首褥侧,音里却铮铮...

【韩叶】车

如题。

  如果人生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旅行,那么我驾驶着宇宙飞船在茫茫寰宇中独行,穿越过去与未来,遍观时生时落。我们不过是漂浮在无限空间中的芥子,交错千万年相遇。在这里,过去,现在,与未来,共同构织我们之间千万缕牵线缘分。我将羁绊寄予明日,日光分解成七色光辉,穿透大气臭氧,在水分子中来回折射,直到你我面前出现虹桥。

  来吧。

-

  “叶修。”

  韩文清蓦然开口,他的指腹摩挲过脖颈上有些起卷的毛巾,绒毛的软绵质感与汗液的体味缠绕在他的指节。一颗汗珠从他的额头滚落,顺着他的面部轮廓蜿蜒而下。那汗珠淌落在他的眼尾偏下时,映出他略微低垂着的眼睫下的...

【舟渡】有光



  “黑夜即将到来,而我们谁都无法阻拦。掀开了粉饰太平的帘幕,只能张臂去迎接不堪。哪怕真相如狂风骤雨,也不能掀烂了骨盖,依旧迎面顶上。

  你是光,是我在黑暗中前进的理由。”

  骆闻舟的早晨是在赖床中渡过的,实际上如果没有费渡好心提醒,他可能又要经历一个迟到的早晨。

  “乖,宝贝,我去上班。”

  骆闻舟一边溜下床,麻利地将制服往身上套,一边看着坐在床畔的费渡,又忍不住凑过去在他侧颊亲了一口,热辣的吻,让费渡愣了愣。

  骆闻舟一拔腿跑了,最近车辆限号,搞得他只能骑着那辆二八悠悠去市局,不得不争分夺秒,抓紧每一刻。...

8 179

【叶王叶】猎

王叶爱情故事

梗源空间

王叶还是叶王自由心证吧!

  天边的赤色云霞,渡了丝轻薄入内,徐徐蔓延。如同一场盛世烟花,再也不复。

  “做得不错,继续努力。”

  胜利,是意料之中的。从赛场上退下来的王杰希面容淡淡,只拍拍队员的肩,做着再熟悉不过的鼓励。

  王杰希与对方战队客套寒暄了一阵,临了入选手通道,手机炫铃声蓦然响起。

  手机的铃声在这空寂的甬道里显得有些突兀,王杰希从裤兜中取出手机,来电显示是一片叶子图案。

  他伸手划过接听,对方喂了一声,那很是熟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,掺杂着几分笑意,轻松调侃道:

 ...

18 34

【王叶】年

  寒冬里,一月天。


  天气总是偏爱阴冷,空洞而又苍白的天幕透出一丝凄异的灰,落了阳光总也是蜉蝣撼树,感受不到丝毫温暖,甚至愈发刺眼脆弱,曳碎了四散开来。


  “砰。”


  漆木门被轻柔关上,撞在门框上发出轻微响动,将冰冷的空气关在门外。


  带了一身寒气回来的男人将手中提着的几袋...

20 51

【韩叶】昨日少年(上)

  与其奔奔碌碌,乏世厌俗,不如给自己一次心的旅行,为那蒙尘已久的心灵,带去一捧清涓,涤荡尘埃,让疲酸的躯壳,得以小憩。

  或许所期许的,便翩然而至。

  ——引言

  “呼——”

  初秋的时节已微泛了凉,清清冷冷的空气中弥漫着湿润水汽,丹枫秋意,衬着满目撞眼的炙热赤红,身上的衣衫已日益增厚。

  青年搓了搓掌心,脖颈间缠绕着一层绵软的围巾。轻软若蚕纱,却又御寒保暖,是怡情的墨绿色方巾,衬着那一身暖色的衣着,愈发温朗惬意几分。

  他的手中攥着一张车程票,是那种许多载前公车上使用的类似小票的车票,一元的,五角的,一元五角的,都有。

  泛着油墨味的票据,勾起青年悠远的回忆。他尚还以为,在如此信息横流,科...

2 36

【全职高手/韩叶韩】局


  沙沙,沙沙——

  清风拂动,竹叶摇曳,依旧是初见的地方,却已不是旧时的模样。

  数十名身着锦纹长袍的佩刀人伫立着,而当首的那人面前,一人单膝跪地,手中握着的长剑没入地中,支撑着摇摇欲坠的他不乏力倒下。

  他身上的衣衫已被鲜血浸透,眸中桀骜不驯的光芒却从未减退。

  “前朝孽障,当斩。”

  清越慵懒的声音徐徐响起,好似九天仙乐,却又似夺命的判决,让人心惊胆战。

  那人眸中折射出的光芒,似嘲弄,又似轻蔑,或许掺杂着些他看不分明的情绪。

  话音落下,只见那人按在腰侧的手掌微微一动,随之,白光...

14 63
 

© 御瑾宦 | Powered by LOFTER